農民工變身大國工匠,高浮雕傳拓開創者李仁清是如何做到的?

一生一意做一件事,小人物亦可以演繹人生傳奇。籍貫河南商城的進城農民工李仁清,三十七年躬耕傳拓,終成傳拓大家,被譽為“大國工匠”。他前無古人開辟了高浮雕傳拓,拓展了傳拓的范疇,更賦予傳拓以美輪美奐的藝術蘊味,在中國傳拓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。

傳拓藝術家李仁清看起來,比實際年齡蒼老。他對記者說,有人以為他已年屆七十,實際上他一九六三年生人。從十八歲入道傳拓,李仁清經年累月野外作業。即使堅硬如石的造像碑刻,在歲月流轉中亦會斑駁漫漶,遑論肉胎凡身。

而時間亦賦予了李仁清溫潤如玉的文人氣。高浮雕傳拓的文化屬性,逐漸蕩去了粗拙的鄉野氣息。雖然傳拓界聲名遐邇,李仁清依舊謙遜恭卑,待人接物極盡禮數。

被譽為“大國工匠”的“中國高浮雕傳拓第一人”李仁清

李仁清認為,拓片與古籍并駕齊驅,承載著中華文明與歷史。盡管技術革命日新月異,但至今無法替代存世千余年的傳拓。譬如三維或者四D掃描,皆無法像傳拓零距離無角度地復制被拓物。況且,拓片藝術怡心曠神,無論從技術抑或藝術角度,傳拓大有作為。

“我上半輩子一直從事傳拓,以后也不會放棄,我這一生,就做傳拓這一件事。”李仁清發自肺腑地說。

進城務工 既當拓工且掌廚

一九八二年春天,插秧時節。在故鄉信陽商城讀高一的李仁清,接到河南省古建所的親戚來信。其時,河南省古建所在少林寺營造天王殿,亟招兵買馬。十八歲的李仁清背井離鄉,入城務工。

李仁清清瘦羸弱,不堪勝任騰挪搬運大型構件。兩個月后親戚安排他改做拓片。這是李仁清傳拓生涯的始點。

“當我第一次拓拓片,那黑乎乎的東西,我一點好感都沒有,甚至內心忌諱不已。”李仁清說。半年之后,他可獨當一面。

少林寺古建聲聞遐邇,彼時文物專家頻繁駐地考察,一旦亟需拓片,沖他喊道:“小李子,上去給我拓一個!”少林寺當時尚無自來水,李仁清每天收工后,從水井擔水回伙房燒開,送往專家房間供其飲用。因相處融洽,他向文物專家討教傳拓或有關知識,專家樂于解惑。

作業偏遠農村,在飯館就餐時,李仁清把守在廚房,一旦發現蔬菜和碗筷不凈,自己搭把手重洗。有時駐扎野外工地一兩個月,精通廚藝的他兼任廚師。李仁清勤快而踏實,每次提前完成傳拓,主動承擔后勤雜務,上司與隊友皆愿與他共事。

李仁清說,自幼母親勸教自己與人為善,廣結善緣。在母親的人生信條里,諸如“九十九忍得金忍”、“走遍天下愛勤人”、“吃虧是福”這些鄉土處世之道影響著李仁清的人生觀。

歷苦涉險 半百歲顏如七十

深山藏古寺,碑刻與造像多在深山老林。傳拓工作如同地質考察,且苦且累且險,每每風餐露宿,沐風櫛雨。傳拓鞏義石窟寺,李仁清借著月光夜以繼日作業,夜深無車返回住處,他薅枯草鋪在洞窟,和衣而睡。翌日醒來,渾身是草,儼然乞丐。拓印石窟的窟頂,李仁清日日在高架上“坐井觀天”,脖子酸脹不已。

傳拓石窟寺的兩年,李仁清每天從清晨五點作業至晚上十一點,時而到深夜一點,一天僅睡五小時左右。

傳拓大家李仁清在野外傳拓

同道中人得知李仁清一年用紙五十刀到一百刀,驚愕不已。李仁清坦言:“有些人說我看起來像七十多歲,為什么這樣?因為我吃的苦多,我這三十多年干的工作量,可能頂一般拓工六七十年。”

高浮雕傳拓后,被剪割成幾百塊乃至幾千塊的碎片,得一塊一塊拼接粘貼。這將持續幾周乃至數月,費時耗力銷神。不過,李仁清不以為苦。他說:“我熱愛傳拓,再累再苦,只要把一張拓片修復出來,就會有種特別的成就感。”

但是面對野外作業風險,難免心有忐忑。青天河一處懸崖峭壁的摩崖石刻,距谷底近七十米。李仁清從山體的另一側攀爬,滿山深草無路,險些滑落。當地人說,一星期前一人曾從此處滾落殞命。傳拓這一摩崖石刻,李仁清身系三根麻繩,懸空作業,一旦不測,喪身無疑。李仁清一度每晚從噩夢驚醒,渾身是汗,總是夢見自己跌落谷底。

而諸如深夜路遇狼嚎,道逢墜石,險遭蛇襲等,這些在李仁清的傳拓生涯中難以計數。而他未曾退縮,在傳拓之路上一往無前。

一位業內人士說,為什么李仁清是中國高浮雕傳拓第一人?這與他的工作量分不開,所謂見多識廣,“量變引起質變”。

不離不棄 一生只干一件事

直至一九九八年離開河南古建所,李仁清終究未擺脫臨時工的身份。“我在古建所打了十六年臨時工。”李仁清笑道。

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拓片只是作為資料建檔備存,并未彰顯出當今時代的藝術或文物價值。傳拓且苦且累且臟,收入微薄。河南古建所拓工僅有兩人,另一位拓工后來返鄉,此后與傳拓相忘江湖。

傳拓的卑微,與臨時工的低賤疊加,李仁清處境窘迫。他說:“那時候談不上收入,連溫飽糊口都顧不住。”每月薪水支付房租后囊中羞澀。為了養家糊口,李仁清頻繁出差,獲取補貼。在無法傳拓的冬季,他還每晚出攤售賣水果。

尚未完成粘接過程的高浮雕拓片碎片

臨時工與正式工待遇彼時相差懸殊。李仁清被一些正式工忽略了存在感。如果說母親賦予李仁清勤勞與善良、忍耐的品性,而父親則賜予他韌性與倔強。李仁清欲證明自己不比正式工差,堅守古建所十六年之久。早年一家食品企業欲出十倍他年收入的年薪聘請他,而李仁清不為所動。

在清貧與窘境中,李仁清對傳拓不離不棄,一生只做傳拓這一件事,這正是工匠精神的注腳。

“大國工匠”的美譽名不虛傳。李仁清工作室的一幅佛像引起記者關注,他說這幅高浮雕傳拓作品,由傳拓之后被剪割的兩千多塊碎片拼貼而成,而他完全靠記憶完成拼貼。這也不難理解,中國國家古籍保護中心何以首次以個人名義為李仁清設立“傳習所”。

詩外工夫 一專多能成圣手

過早肆業闖蕩,李仁清從未停止學習與探索。在古建所的十六年里,傳拓之外,他花了四年學習攝影,花了四年學習造像繪圖,花了四年學習石窟測繪,花了四年學習古跡修復。李仁清曾修復了出自河南鄢陵的九十九卷本、多達二千多頁的明代經書。

“如果只干拓片,不可能在古建所呆到十六年的。”李仁清說。正因為一專多能,李仁清在古建所用武之地廣闊,被上司所賞識。

“工夫在詩外”。李仁清在傳拓之外所學的知識與技藝,對日后開創高浮雕傳拓不無裨益,乃至是神來之筆。

李仁清的高浮雕佛造像傳拓作品,墨色濃淡相間,光影浮動,佛像的衣襟仿佛隨風飄動。堅硬的佛造像,經過李仁清傳拓的藝術化處理,被賦予了柔軟與流動,令觀者睹之,胸中塊壘蕩滌而去,沉入安寧之中。見過李仁清高浮雕傳拓作品的訪者,無不嘖嘖稱嘆。

而這歸功于李仁清引入了中國畫的美學理論。他參鑒了中國畫的“墨分五彩”、“近濃遠淺”,在施墨時巧妙地結合了烏金拓與蟬羽拓的技法,通過墨色的渲染與變化,賦予傳拓作品中國畫的藝術意蘊。

李仁清的傳拓技藝與日俱增,在業界脫穎而出,鶴立雞群。李仁清說,學習如臨帖一樣是終身之事,他的下一個探索將是“彩拓”。一旦大功告成,可還原佛造像最初的斑斕色彩。

高浮雕拓 填補拓片史空白

在業界,李仁清以高浮雕傳拓立萬揚名。早在一九八八這一研究就已萌始。彼時,河南古建所承接了河南省中小型石窟調查課題,李仁清往昔一貫用之的平面傳拓,對高浮雕造像束手無措。而高浮雕傳拓前無古人,李仁清在暗夜的星空下踽踽獨行。恍惚之間,正投影測繪浮入他的腦海,一時醍醐灌頂。

李仁清傳拓的本尊佛造像龕傳拓作品(北魏,320X200cm)

高浮雕傳拓,濕透的宣紙以正投影的要求,切成碎片直壓到各個部位,每一個細節都要拓傳,如褶皺處、服裝紋飾、身體動作等。拓一尊完整浮雕造像的拓片,其碎片多達數百塊——鞏義石窟寺最大一幅拓片揭取了二千多塊碎片。這些碎片揭取之后,需要后期細致入微的粘接和修整,方成平面作品。對修整而言,佛像面部最難,耳朵乃難中之難。

在李仁清看來,高浮雕傳拓與平面傳拓大相徑庭,難度不可同日而語,它融合測繪、繪畫、雕塑等諸多知識,既是考古文獻資料的收集,更是藝術的創造。

“古人在雕刻高浮雕造像時,需依照二維平面的粉本,而傳拓則是將三維立體的造像‘回歸粉本’”。李仁清說道。

李仁清認為,平面傳拓純是技藝,而高浮雕傳拓凸顯了學術和藝術價值,“如果對歷史上人物面部五官不了解,你可能將北魏的造像,拓成隋唐或宋代的人物。在拓片處理上就要體現它是屬于什么時代的,這非常重要”。

“我做過很多測試,發現誤差超過三毫米,臉型就變形,譬如北魏時期臉型是方正國字臉,如果超過三毫米,就是唐代臉型,而小于三毫米,就是宋代臉型。”李仁清對記者說,曾有好事者為了驗證他的拓片與原像的區別,拍了二者照片,兩相套映,竟然重合。

故宮金石專家郭玉海認為,李仁清研究的高浮雕、圓雕石刻傳拓,是前無古人,填補了國內拓片史上的一個空白。

繼往開來 為國造傳拓專才

一九九八年之后,離開河南古建所的李仁清已經在業內聲名鵲起,他在省內外承攬一些傳拓業務,日子逐漸改善。

李仁清傳拓的河南省焦作市博愛縣三尊佛造像傳拓作品(北魏,280X115cm)

人生的因緣際會,李仁清得以與傳拓結緣。他克服萬難,對之不離不棄,以工匠精神的專注,“一生只做這一件事”,終有大成。當年的那位臨時工,證明了自己。

“我感覺我很幸運,打的工有技術含量,平臺高接觸了很多專家,一心一意做下去有了一點小成績。”李仁清說。“時來天地皆同力,運去英雄不自由”。李仁清亦感激遇到了一個好時代,從而使從底層走出的自己可以施展拳腳。

改革開放激活了一池春水。隨著中國經濟的高歌猛進,藝術市場的春天因運而至。李仁清的境況漸有起色。

在政府支持下,鄭州仁清金石傳拓藝術博物館得以成立,展示中國拓片藝術與歷史。雖然至今不富裕,可是李仁清出手大方,他向中國文字博物館、國家圖書館、河南省博物院等捐贈了價值不菲的幾百幅拓片和歷代原石石刻,造福大眾。

如今,國家級古籍修復技藝傳習中心李仁清傳習所,成為李仁清傳授傳拓技藝的高地,不僅如此,他還受邀前往全國各地講學,培養傳拓專才。

“我對傳拓事業感情深厚,作為高浮雕傳拓技藝傳承人,我要成為中國傳拓技藝傳承中的環環相扣的一環,將這一技藝傳揚下去,使之生生不已。”李仁清說。(石榴)

責任編輯:zhangxy
相了關閱讀:

熱聞

  • 圖片

www.188bet.com出品

www.188bet.com視覺

www.188bet.com熱度

2020马会资料精选免费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