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有料歷史】《帝女花》《董小宛》戲里戲外

  以董小宛故事為題材的《多情江山》,內地多間電視臺正在熱播。文中圖片均由作者提供

  文|姜舜源

  筆者注意到,歷史文化有顯著的“遺民”情結。這可能是因為嶺南居民,有很大一部分是北宋南遷、元軍南下與宋王亡命九龍、清軍入關乃至日寇侵華等不同歷史時期,從“北方”陸續輾轉遷居于此,就如歷史上著名的東晉“衣冠南渡”。在文化藝術上,則是反映故國之思的作品廣受青睞。其中以明清易代之際歷史故事為題材的《帝女花》、《董小宛》為代表。二者都是粵劇“劇寶”,而且還被改編為電影或電視連續劇。最近內地多個地方電視臺正在熱播《多情江山》,演繹的也是順治帝與董小宛的故事。

  總括而言,粵劇《帝女花》劇本比較接近歷史事實,《董小宛》則較多取之民間傳說;電影或電視連續劇演繹的內容就更多些。得益于近年來文獻資料數據化,浩如煙海的明清歷史資料被進一步整理發掘,繁紛復雜的歷史真相、豐富多彩的故事情節,有了更多的揭示。

  任劍輝(前排左)、白雪仙主演粵劇《帝女花》劇照

  帝女花”來自清傳奇劇本

  粵劇《帝女花》,是粵劇名家唐滌生,根據清代黃燮清傳奇劇本《帝女花》改編。黃燮清(一八〇七至一八六四年),清代著名詩人和戲劇家,尤其工于傳奇劇本創作,人們將其與另一戲曲名家尤侗相提并論。《帝女花》劇本完成于道光十二年(一八三二年),劇情依據明末清初詩人張宸《長平公主誄》、吳偉業長篇敍事詩《思陵長平公主挽詩》鋪陳演繹,全劇二十出。作品頗具明清“傳奇”色彩,賦予主人公神仙身份,以長平公主本為散花仙女,駙馬周世顯為侍香金童。這也是“帝女花”戲名的由來。劇中亡國之君崇禎皇帝,在北京城被攻破前夕,揮劍砍殺自己的親生女兒坤興公主(死后稱長平公主)朱徽娖,然后自殺殉國。公主五天后蘇醒,婚禮上與駙馬服毒自盡,唱詞“一條苦命,怎生要做兩起死”,最令觀者動容,是“戲魂”。劇本寫成后即被搬上舞臺,被廣泛傳唱。日本天保年間(一八三〇至一八四三年)流傳日本。唐滌生《仙鳳鳴劇團第四屆演出特刊》記敍,一九五三年任劍輝與白雪仙到日本拍電影《富士山之戀》外景時,看到當地演出黃燮清《帝女花》,回后就由唐滌生重新改編成粵劇。

  董鄂妃住過的故宮承干宮

  傳奇作者的傳奇人生

  黃燮清《帝女花》劇本,只有咸豐七年(一八五七年)刻本、同治九年(一八七〇年)重刻本,故后世流傳不廣;至于作者生平事跡也所知不詳、不確。筆者查閲光緒二年(一八七六年)刊本《海鹽縣志》、光緒年間刻本潘衍桐《兩浙輶軒續錄》及黃燮清本人的著述,于人們一般所據佚名舊本《清史列傳·黃燮清傳》之外,發現不少傳奇故事。

  他原名憲清,字韻珊,后改韻甫,浙江海鹽人,著有《倚晴樓七種曲》、《倚晴樓詩集》,編著《國朝詞綜續編》二十四卷。“少負奇才,博通書史,工詞翰,審音律,善繪事。”到道光十五年(一八三五年)二十九時才考中舉人,接著考進士就屢試不第。這是不少文藝人才,參加以文史、政治為主要內容的“會試”,經常出現的狀況。后來進京到翰林院實錄館作謄錄,考取了赴湖北任知縣的資格,又因病不能到任。從此回到家鄉,怡情山水,埋頭著述,名聲開始遠揚,所到之處,當地名流以能見一面為幸事。

  他回鄉后住縣城“拙宜園”,原為康熙時曾任江南學政、奉敕編纂《全唐詩》的楊中訥的別墅。他將園中“晴云閣”改為“倚晴樓”,繼而購得“硯園”廢址,在其中栽花種竹,因而自號“兩園主人”。不料咸豐十一年(一八六一年)太平軍攻克海鹽,只好舉家逃難,到湖北去就任。湖北巡撫嚴樹森給予禮遇,同治元年(一八六二年)委任其為湖北鄉試考官,接著請他代理宜都縣知縣,旋踵出任松滋縣知縣,但不幸于同治三年(一八六四年)病逝,年僅五十八歲。

  他任職的兩縣縣志對他都有贊譽,稱其任內“有政聲”,比如捐修官倉、辦育嬰堂等。最具“傳奇”色彩的是《兩浙輶軒續錄》,記載他就任宜都縣知縣時,“邑有虎患,捕不獲。為文牒,神虎遂滅。夏旱,又以文禱,翌日雨。”縣境里有猛虎為患,官民屢捕不獲,都無可奈何;黃知縣到任后,揮筆寫下聲討文牒,張貼出去后,這些害人蟲就逃之夭夭了。到了夏天又遭遇久旱不雨,黃知縣又誠心誠意寫出祈禱上蒼的祭文,結果第二天就普降甘霖。一篇文章有那么大威力?自然值得懷疑,應該事屬巧合。但它反映的是老百姓對好官的擁戴,和人們對文化名人的尊敬。

  《順治帝半身朝服像》,故宮博物院藏

  不合常理的男女組合

  晚清民國以來,“清初三大疑案”:“太后下嫁”、“順治出家”、“雍正篡位”浮出水面,董小宛與順治帝的愛情故事更成為“永恒主題”。一九五〇年代戲劇奇才唐滌生就此題材,自編自導了粵劇《董小宛》和電影《董小宛》。翻查清初詩文,不但有董小宛丈夫冒辟疆的專著《影梅庵憶語》,他們的朋友們的見證,甚至有她自己在江蘇如皋影梅庵的墳墓為證,根本就沒有入宮為妃一事。

  冒襄(一六一一至一六九三年),字辟疆,號巢民,明代南直隸揚州府泰州如皋縣(今江蘇如皋)人,江南才士。其《影梅庵憶語》卷一記敍:“亡妾董氏,原名白,字小宛,復字青蓮。籍秦淮,徙吳門(即蘇州)。在風塵雖有艷名,非其本色。傾蓋(一見鍾情)矢(矢志)從余,入吾門,智慧才識,種種始露。凡九年,上下內外大小,無忤無間。其佐余著書肥遁(退隱),佐余婦精女紅,親操井臼,以及蒙難遘疾,莫不履險如夷,茹苦若飴,合為一人。”冒不避諱小宛本為風塵女子,有“秦淮八艷”之名,二人一見鍾情,董矢志追隨冒,九年間又是佐理著述,又是佐理正妻料理家務,獲得闔府上下愛戴。經歷了明朝亡國之變,他們歸隱江湖,不期她忽然離世,冒沉溺于生離死別不能自拔。

  稍后的查為仁(一六九五至一七四九年)在《蓮坡詩話》里稱:董小宛死后,冒的文壇朋友、江南名士吳薗次(一六一九至一六九四年)以下,無不贈詩哀悼。關于董小宛的生卒年歲已有定論,為明天啟四年(一六二四年)至清順治八年(一六五一年)。

  順治元年(一六四四年),少年順治帝入主北京,年僅七虛歲,還是小孩子,而董小宛時年二十一歲。順治八年正月順治帝開始“親政”,時年十四虛歲,而董小宛二十八虛歲。這年正月初二日董小宛病故,恰好這年八月順治帝“大婚”。不少人以豐富的想像,把這幾個節點聯系在一起,執著地認為董小宛實際上是這年入宮,并成為順治帝“董鄂妃”。此等年齡的男女結合,是中年或以上的男人才會有的想法。清兵南下江南時大開殺戒,“嘉定三屠”、“揚州十日”,民族矛盾白熱化。清室入關之初,江南地區反清復明抗爭如火如荼,貿然征江南異族女子進宮風險可知;清初也未至皇權一言九鼎地步,做出違反清室家法決定,納漢族女子入宮,順治帝當時還沒有這樣的權威;順治帝母親孝莊太后(一六一三至一六八八年)當時大權在握,也不會答應讓僅小自己十一歲、卻長兒子十四歲的中年女人作兒媳婦。順治帝董鄂妃,是滿洲正白旗內大臣董鄂·鄂碩之女,以其姓氏“董鄂”稱呼,與董小宛兩碼事。

  南京博物院藏《吳偉業畫像》。吳偉業是董小宛、冒辟疆的好友

  時人記述董小宛行狀

  董小宛短暫一生,經歷了從“秦淮名妓”到“江南名媛”前后兩段生活。以在清初朝廷為官的吳偉業為代表的多位江南才士,親眼見證了她的兩段經歷。

  吳偉業(一六〇九至一六七二年)與董小宛夫婦都是舊識,《題冒辟疆名姬董白小像八首并序》,特別記述董、冒結合后,正趕上明末李自成攻陷北京城,“時遇漂搖”,南京福王朱由崧被擁立繼位,南明小朝廷馬士英、阮大鋮等一班奸臣閹黨,此時還爭權奪利、殘害忠良,冒辟疆被他們構詞陷害,流離失所,纏綿疾苦,全靠小宛“慰勞覊愁”。八首詩從董尚未歸嫁冒寫起。由南京出游黃山:“白門移得絲絲柳,黃海歸來步步云”;歸嫁:“京江話舊木蘭舟,憶得郎來系紫騮”;冒被阮大鋮陷害:“恨殺南朝阮司馬,累儂夫婿病愁多”;最后寫到影梅庵墓前憑吊:“欲吊薛濤憐夢斷,墓門深更阻侯門”。

  冒辟疆書法楹聯:“樹吞三徑月,泉洗一瓢詩。”反映他和董小宛的隱居生活

  還有《又題董君畫扇二首》:“過江書索扇頭詩,簡得遺香起夢思。金鎖澀來衣疊損,空箱須記自開時。”“湘君浥淚染瑯玕,骨細輕勻二八年。半折秋風還入袖,任他明月自團圓。”(以上見《梅村家藏稿》)這兩把扇子應是董小宛歸嫁冒辟疆之前贈吳偉業的。

  冒辟疆連喪兩偶

  康熙時人陳維崧(一六二五至一六八二)是冒辟疆好友、弟子,比冒小十四歲,知道的更多。其《吳姬扣扣小傳》記載冒辟疆感情生活更曲折。董小宛早亡后,他又相識了一位美女吳扣扣,名湄蘭,字湘逸,真州(今江蘇儀征)人,久居如皋。這年中秋后二日,扣扣芳齡將屆十九,冒與她訂下婚期,準備花轎迎娶。不料一個月前她忽然患病,竟至一病不起,原訂迎娶之日竟成永別之日。冒對他說:“自董姬小宛沒后,為《影梅庵憶語》千二百言哭之,不惟奉倩神傷,抑亦醴陵才盡。自謂衰年永銷情累,何圖今日復罹茲戚!”(陳維崧《陳迦陵文集》)如果說稱董小宛病故是掩飾其入宮,那么吳扣扣病故也是被征“入宮”了嗎?

  冒辟疆身后,康干時期查為仁與陳文述,曾相約撰寫《影梅庵傳奇》;嘉道時期王豫《淮海英靈續集》,提到董小宛著有《奩艷》一書,并收錄她的詩《綠窗偶成》:“病眼看花愁思深,幽窗獨坐弄瑤琴。黃鸝亦似知人意,柳外時時送好音。”直到光緒時期雷瑨《青樓詩話》,對董小宛身世也無異議。

  帝王內心世界難理解

  古今多少關于帝王、皇家的傳說,實際上因帝王是絕無僅有的一類人,局外人難以理解其中實情,故多屬猜測。筆者多年來閲讀明清皇帝詩文,了解到他們的一些內心世界。比如干隆皇帝極為自負。以往一直有人認為,干隆皇帝的部分詩,可能出自清代詩人也是大臣的沈德潛代筆。筆者曾在學術討論會上提出,關鍵是干隆皇帝,是否認為沈的詩比自己的好。他根本看不上任何人。前幾年故宮博物院發現了干隆皇帝全部詩文的手稿,問題迎刃而解了。他只要有時間抄出這些詩文,就一定能夠寫出。因為他的很多詩是記事詩,近似日記,基本上屬于普通韻文,不需千錘百煉。

  清宮疑案實際上不少,但外間反而堅信不疑。比如咸豐皇帝在英法聯軍入侵北京,逃到承德避暑山莊避難,《北京條約》簽訂后,無顏回京繼續執政,最終吞金自盡;慈安太后是被慈禧太后投毒害死;光緒皇帝也遭慈禧太后派人落毒害死,等等。一向治學嚴謹的文史學者也是清室成員的啟功先生,生前一直持此說。光緒被害已經在前幾年為科學化驗證實。

  至于雍正篡位疑案,說把“傳位十四子”篡改為“傳位于四子”。這是完全不理解皇權運作。道光皇帝的立儲密諭至今尚在,“立皇四子為太子。”是立他作為太子,即皇位繼承人;皇帝駕崩,他以此密諭成為太子;然后,因為皇帝駕崩,太子才能以合法繼承人身份繼位。如果直接寫上皇位傳給誰,密諭被人家拿到手,無論皇帝駕崩沒有,只有退位下臺。皇家的父子關系、兄弟關系,已經是政治關系,很多時候是你死我活的斗爭,來不得半點馬虎大意。

  (文中圖片均為作者提供)

  (作者為中國歷史文化學者、北京市檔案學會副理事長、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員)


關注www.188bet.com網《晨讀香江》公眾號

責任編輯:陳旭 chenxu

熱聞

  • 圖片

www.188bet.com出品

www.188bet.com視覺

www.188bet.com熱度

2020马会资料精选免费大全